传产业苦等春燕,今年是谷底?

国际商品价格大跌、中国製造业「产能过剩」的矛盾,向全球袭来。包括钢铁、水泥、航运,开始削减过剩产能,2016 年能否等到景气谷底反弹?

需求减少,大宗物资进口成长放缓,但同时中国并未减缓钢铁、水泥、石化的生产,过剩的产品大量出口,让原材料通缩蔓延至全球。包括煤及铁矿砂在内的大宗原物料需求骤减,以及船舶大型化、船位过剩下,散装及货柜航运也受到牵连。

星展银行(香港)经济研究部经济学家周洪礼 2 月下旬在台分析中国经济展望时强调,面对中国的结构性问题,以及国际多边贸易针对中国而来等不利因素影响,「拉需求的方式走不通,简单结论就是,只有从供给端改革这一条路。」

包括钢铁、水泥、航运,削减淘汰过剩产能的动作已经出现,这是否能让 2016 年的景气谷底反弹?同样深陷在过剩产能的压力中,但石化产业的获利却逆势成长,又是为什幺?

长荣、阳明苦哈哈  慧洋靠长约突围
航运业  加速淘汰也加速好转

散装航运指数跌破 30 年来最低!全球航运业指标「波罗的海乾散货指数(BDI)」,2 月 10 日创历史新低收 290 点,这是自 1985 年 1 月波罗的海交易所开始编製该指数以来的最低点,比起 2008 年的高点 1 万 1,700 点,已下跌了 98%,幅度惊人。

这也造成全球运力市佔率约 15%、货柜业龙头丹麦马士基集团(A. P. Moller-Maersk)2015 年获利较 20114 年衰退 43%,因看不到明显转好迹象,他们已準备 2017 年底前裁掉 4,000 名员工。今年 1 月,南韩前三大造船厂大宇造船、三星重工以及现代重工所接获的船只订单挂鸭蛋,更是前所未见,市场低迷、悲观。

货柜三雄中的万海高层观察,散装运价下跌主因在于大宗原物料需求少;货柜运价跌则是船舶大型化导致严重船位过剩,业界杀价求货所致。儘管 OECD(经济合作发展组织)预测今年全球经济成长 3%,表示消费需求仍会增加,只是远不及供给面船吨的过剩,「大家先前对景气乐观过头了,才会有今天的局面。」

一片悲观声中的好消息是,景气不佳让业界开始整併、产能调整。

F-慧洋董事长蓝俊昇分析,散装有「5 年循环论」,上一波金融海啸 2008 年崩盘后,2013 年就回温;再加上 BDI 指数跌破 300 点以下,航运业就会面临亏损,目前厂商已经开始调节,「看是要停航?还是杀掉?」

例如最近已有些船商将可开航 25 年的船,提早在行驶 15 年就报废,原因在于没生意,加上旧船一天吃油 75 吨,新船 45 吨,一天差 30 吨,「一样运价,人家够本你还要赔本!」再加上景气不明,容易出现贸易纠纷,假设买穀物的客人获利也不理想,就开始对船期、船舱的乾净度挑东挑西,目的就是要船商降价,在在考验航运业的经营策略。

多家国际知名散装船公司去年爆发财务困难,日本第一中央汽船和南韩 Daebo 相继寻求破产保护。为此,慧洋、裕民等公司都认为有利加速淘汰,也会加速好转。而且,航运业前景取决于全球运力调整的速度,1 月分的散装船舶拆船数比去年平均高出 84%,就是好的开始。

在这一波淘汰赛中,大型船公司不见得有优势,为了生存,中小型航商也灵活地走出一片天。如慧洋在去年最坏的时期,税前获利达 22.5 亿元,创 2008 年以来新高,是因为他们一向採取锁长约的策略。蓝俊昇说,之前行情不错时,多数船公司捨不得签长约,想等更好的价钱,但是慧洋原则是能 cover 风险就会出手,也不会一窝蜂去造市场上运价较好的船只,抢造不仅费用高,又容易产生运力过剩。目前慧洋手上 15 年长约的船有 10 艘、12 年的 2 艘、5 至 8 年的船有 31 艘,合计长约船逾 40 艘,多是在高档签下。

像是去年 2 艘租给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商嘉能可(Glencore)公司,日租金 1 万 3,500 美元,一签就签了 8 年,如今同等船只仅租 2,800 美元,慧洋手上甚至不乏有 1 万 8,000 美元,一次租 10 年的合约,至今才第 2 年。

另外,统一投顾研究员张荣森观察,当长荣和阳明在去年都相继亏钱时,中小型的万海,每股却仍能赚一块多,原因也是经营亚洲近洋线为主的万海,善于经营亚洲线各个小港口,在国际航运市场激烈竞争下,用小细节差异化,譬如致力船期準确率,準班率一直名列前三名,走出区隔。而这项能力及基础客户的培养,是大型船商不易切入的。

「我们不悲观,预估市场 2017、2018 年就会好起来,」在航运界有 30 多年老经验、被喻为「散装航运界张荣发」的蓝俊昇说。

中国景气诡谲  景气难测
钢铁业整顿产能  钢材悄悄涨

钢铁坚硬,却也脆弱。去年全球的钢铁产能超过 23 亿吨,再创新高,其中,中国的新增产能超过 2,000 万吨,一年新增的数能,轻易就超过台湾的粗钢年产量。但同时,中国钢市需求疲软,2015 年钢材消费出现 20 年来的首次下滑,剩下 6.86 亿吨,较前一年衰退 3.5%。也因此,中国虽然产能成长,但产量也出现 20 年来第一次下滑,一来一往,让钢厂的产能利用率达到史上新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其主要会员钢厂因此大亏了 645 亿元人民币,相当于 3,200 亿元新台币。

台湾钢铁智库金属中心专案经理陈建任分析,中国钢市大泡沫,肇因于 2009 年为应对国际经济危机而推出的 4 兆元人民币投资计画,拉出一大波不真实的需求,让钢厂大肆扩充产能。

中国的钢铁业吹出的大泡沫,不只害惨自己,也几乎淹没全球。中国过多的产量只能不断往外倒,2015 年,中国钢材即出口 1.12 亿吨,这一夸张的数字,已经超过全球粗钢产量第二大的日本全年产量。「中国钢材享有出口退税 9 到 13%,让中国的低价钢到处乱窜,全球供需都乱了,」中钢董事长宋志育说。

但 2016 年开始,似乎出现一丝反转的曙光。「有坏就有好,坏到太差,『好』也会来得快,过去 2 年坏得太惨了,」义联创办人林义守很乐观看待。

钢铁泡沫的结果是,为了扼阻乱象,国家间的保护主义愈演愈烈。OECD(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统计,2015 年累计的反倾销与反补贴的贸易救济案件数已创下新高,预估未来几年,钢铁业的贸易救济案件数将持续居高不下。

因为亏惨了,所以自去年底开始,无论是主动或非自愿的,从欧洲、美洲到日本,甚至是中国自己,都已有高炉停炉或是工厂关门。今年初,全球第二大钢厂新日铁住金,也决定停止巴西圣保罗及日本千叶县君津市的高炉,而美国最大的美国钢铁阿拉巴马州的高炉,也在去年底停止运转。

中国国务院在今年 2 月 1 日,也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文中语气严厉地指出,各地区、各部门不得以任何名义新增产能,主管机关不能供应土地、环评和新增授信。而目标则是「从 2016 年开始,用 5 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 1 亿到 1.5 亿吨。」希望行业能兼併重组,让产能利用率趋于合理。

这次中国可能玩真的。因为今年 4 月,OECD 已确定将就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举行紧急部长级会议,当然,虽然中国非 OECD 会员国,但身为这次灾难的「源头」,也被邀请参加,讨论重点就是要制定淘汰钢铁厂和取消违法补贴等。陈建任预料,中国可能将上述的国务院发文,端到这次部长级会议上,展现其决心。

另一个反转的迹向,则是「价格已跌无可跌,」从总是堆满笑容的宋志育脸上,看到的是乐观。今年 1 月,中钢开出的 3 月各项钢品价格都已经调涨,第一季的接单也超过原先预估的 20%。而中国的武钢和鞍钢在 2 月中开出的 3 月盘价,许多钢材更连续悄悄调涨。

最后,要从低迷的钢铁产业里解套,宋志育仍是老话一句,「产业必须升级」。例如中钢近年积极抢攻高毛利及用来衡量一个钢厂技术品质的「汽车钢板」。

「但坦白说,世界变化实在太快了,以前我们还可以预测一年,现在不要说 3 个月,连 1 个月都很难预测,」宋志育举例,2013 年,世界钢铁协会在莫斯科开年会时,大家都还预测中国当时的产能还不是最高点,会一直大幅成长到 2020 年或 2025 年。但去年在美国开年会时,大家就认为中国顶点已经到了。因为预测失準,许多煤铁矿商 2013 年开始积极扩产,却根本看不到能维持到 2025 年的好光景。

从量或价格来看,钢市确实有反转的迹象,但是否已经到谷底了?难测的中国,是景气诡谲的最大变数。

台泥、亚泥等待产业回温
水泥业  暂缓中国扩张

2015 年是中国水泥市场极为惨澹的一年。最新的法人研究指出,不只是需求大跌 4.6%,剩下 23.4 亿吨,以台泥为例,既使董事长辜成允领军拚出水泥出货量成长 6%,与生产成本减少 9% 的好成绩,但依然不敌中国水泥售价平均大跌 26% 的冲击,这样明显的跌价,导致台泥与亚泥不约而同的在农曆年前发布中国市场获利警讯,旗下的台泥国际、亚泥中国 2015 年均将亏损。

「中国水泥产能过剩是事实,但这种全面性的价跌与市场信心有关!」台泥副总经理黄健强分析。因为 2015 年中国公共工程量并没有明显减少,问题在于过去一年动辄有 8 到 10% 成长的民间工程,现在只剩约 1%,民间明显缺乏投资信心。

虽然中国政府有计画淘汰旧窑与 PC325 型水泥,但一来 2009 年 9 月禁建前释出的新水泥厂建照还很多;二来部分地方政府有等量置换的规範,结果可能形成「淘汰 5 亿吨,却新增 10 亿吨」的情况,再加上人民币贬值的汇损,让台泥国际上半年大赚 8,100 万人民币,却全都让下半年亏光了。至于亚泥中国,受到 2015 年前三季累积亏损已达人民币 2.64 亿元的拖累,亚泥也将 2015 年全年 EPS(每股税后纯益)调降为 1.76 元。

对于市场每下愈况,亚泥副总经理周维崑表示,第一季本就是淡季,不少中国水泥厂都还在休息,价格不理想,市场状况也不好,最快可能要到第二季后才有机会逐步回温。黄健强则推估,2016 年中国市场可能再萎缩 2 到 3%,规模可能降到剩 22 亿吨。

台湾的水泥双雄要如何克服考验?第一是暂缓扩张脚步,过去十多年来辜成允一直积极购併、想在中国前十大水泥厂力争上游,而原本 2016 年在中国要拚 1 亿吨产能的计画,虽然长期规模目标不变,但黄健强说,2016 年的时间目标已经在去年底取消,因此,台泥今年的中国事业也暂时维持在 6,500 万吨规模,不会成长。

第二是多角化经营降低本业亏损,券商研究员指出,台泥近期已将中国布局调整为重质不重量,除将运用创新的「智慧管理 4.0」固本培元,强化集团竞争力;旗下废弃物处理、微藻固碳及水资源三大环保事业陆续开花结果,而且还有已经在贵州厂运用水泥厂高温所启动的生活垃圾焚化炉协通处理计画,都有机会在猴年增加中国收益。

台塑挟整合优势  享油价下滑利益
李志村乐观看塑化业  不怕中国搅局

和钢铁、水泥等相同,台塑企业最高顾问李志村指出,中国的石化产业即使开工率很低,但企业却以开发房地产的获利或者靠政府补贴,持续扩大生产规模,石化产能持续提高。但不同的是,石化产业获利表现仍不错,关键在于需求仍在成长。

国内塑化业龙头──台塑集团总裁王文渊日前就指出,中国与印度等市场的用油需求仍持续成长,油价再大幅下跌的机会不大,推估今年台塑集团的获利表现,应可以维持去年的水準。

李志村分析,「如果以过去美国、日本的市场来看,中国早就泡沬化了,所幸中国政府已经体认到这些问题,部分展开产能管制手段,再加整体市场需求仍缓步成长,塑化业的情况还没有像铁钢业这幺糟。」

受惠于油价下跌,全球採购油品至少省下 3 兆美元,但主要原油消费国却未明显感受到经济成长的好处,「全球各国之前积极发债、印钞票,这次油价下跌所省下来的採购价差,都被政府拿来先还债了,并未反映在提升景气上。」

反而是原油的中下游产业受惠。国际原油在美国页岩油产量大增、中东产油国也执意不减产的影响下,因为供过于求造成价格崩跌,下游塑化业坐享原料成本下滑的优势,也是去年获利逆势成长的原因。

油价大幅下挫后,下游商品售价并未等幅度下修,带动台塑集团去年获利表现亮眼,李志村指出,「阿拉伯之春已垫高产油国的生产成本,油价要跌到很低的可能性不高;但油价在区间来回波动,市场仍处于观望态势,这对下游价格相对有支持性,即使商品价格也跟着下滑,仍能保有相当的获利空间。」

所以虽然因为原油价从前年每桶平均 100 多美元,腰斩至去年每桶不到 50 美元,让台塑集团的年营收自 2.5 兆元减少 25%,剩 2 兆元。但台塑集团的获利却逆势成长,「如果油价不巨幅波动,今年情况应会与去年相差不大。」李志村说。

展望未来,李志村认为,塑化业的应用範围广,属于民生必需品,虽然中国的成长幅度减缓,但市场需求仍持续增加。另一名石化业者也分析,中国增产的原意是为了施行进口替代,但多数企业并非着眼于本业经营,投资下去的产能规模很吓人,而实际产出的品质未必很好,数量也不如预期,台湾厂商虽感受到威胁,但在品质竞争上还是具有优势,短期内不易被取代,仍能享有这波油价下滑的成本利益。

若以目前中国主要石化产品的开工率作为观察,李志村认为,PP、PE 算是去化情况比较好的品项,受惠于中国需求仍持续成长,以 PP 为例,去年中国需求仍有 15% 成长,开工率也推升到 70% 以上;反观 PVC、丙烯酸的开工率就较差,平均仅有 50 至 60% 间,显示未来还是会辛苦一些;所幸台塑集团挟着上下游整合的资源,仍可以在市场佔有一席之地,是面对中国过剩产能的最大竞争优势。